子陌墨漠默

【授权转载】这只汪叽不太冷

第一章 陈事—归来
我名蓝涣
二十岁时临危受命于温氏之乱,正时温若寒下令自焚仙府,独留叔父一人操持家事。
于我携书卷潜逃的那段时日,忘机作为蓝家直系子弟正迫于岐山温氏的软禁。
身在远方,心里却时时挂念忘机,那时他才不过十六七岁,只身留在废墟中,怎能让我安心。
日后我重返姑苏,重建云深不知处,再次看见忘机,那张让我如同照镜子般熟悉的脸阔已褪去青涩。肩也宽了少许,抹额也紧了些许,我悄悄浮上一抹笑意,忘机却一直抿着嘴角,握着避尘的手轻轻颤抖。
我知忘机不喜与人接触,这性子已是多年不改,我便只拍了拍他的肩,偷偷沾了些温暖的气息。
“这些年,忘机辛苦了。”我知我与忘机之间不必道谢,但看着眼前许久未见的忘机,我稍稍莞尔。
这不是对外人客套的笑意,而是久别重逢带给我的惊喜。忘机长大了。
“兄长不必多言,你…也辛苦了。”我认真盯着忘机启唇吐字,一个未及享受的拥抱稍纵即逝。
我吃惊地瞪大双目,忘机却早已寒霜敷面。我与忘机并称蓝氏双璧,世人皆知含光君不苟言笑,却读不出含光君内心所想。我与忘机并肩长大,他的眉眼已入我眸,他的一颦一笑已入我心。忘机的喜怒,我又怎会不知。




一如既往地艾特原作者 @卷鱼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