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陌墨漠默

【授权转载】这只汪叽不太冷

陈事—归来
寻来家中理事的长辈,与我道一道近几年家中的变乱。听了几件陈年旧事无感,最让我留意的还是我潜逃不久后忘机屠杀玄武受伤一事。详细的过程唯有忘机自己晓得,长辈们也不好胡言乱语。我自是知道忘机不会主动与我提起,即便我问起,他也只会说“无妨”二字。
“蓝二公子回来后,一直捂着腿上的伤口。大夫给二公子上药的时候,公子把腿上的草药全部撵下,小心翼翼地装进了一个绣荷包。”
当时我只知忘机是与魏婴协力戮杀了玄武,但多年后我才知,忘机小心留下的草药,是魏婴舍己给忘机敷上的。也是多年后我才知,忘机从那时起便对魏婴春波微漾。
自幼年到蓝家学读,魏婴时常挑逗忘机。我对他并无恶感,毕竟我也很久没从忘机的目中看出平常以外的其他神情。即便是毫无恶意的挑逗,也在忘机眼中留下不少的波澜与闪变。几次扯下忘机的抹额,大概也暗示着他们终成道侣。
忘机自是廉政之人,很少与我出席清谈会,想必定是听腻了其他仙门世家妄自尊大的夸耀。自从定心魏婴后,忘机便喜得逢乱必出。
射日之征后,金家家主金光善想要独自霸占温家的位置,其余世家兴许晓而不言兴许未能察觉,可魏婴一却针见血、直戳要害,座下众多修仙人,也只有忘机一人能与他比肩共谈。
常人若是看到魏婴这般泼皮,定是要厌恶一番。可我大大羡慕着魏婴与忘机的感情,他们之间的交流,往往比忘机与我这个兄长交流要轻松些许。
兴许叔父还并不放心忘机与魏婴一同修仙,但于我而言,这些年对忘机的担心可算是能放下几成。如思追所言,忘机与魏婴皆是可靠之人,二人共路,定会不朽非凡。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