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陌墨漠默

【授权转载】这只汪叽不太冷

陈事—尘封
家中长辈已离席数时,我仍靠在榻上不肯为动。
指腹轻轻摩挲着榻把上的卷云纹,往事不忍在脑里翻涌。
温氏不可抗拒的命令和不堪入耳的辱骂如电光石火般响彻脑阔。回首间,我仿佛望到几年前狼狈逃走的自己。
云深不知处禁疾行!
云深不知处,不可衣冠不整!
蓝家数年恪守的家规,可当时又有谁会在意!
……
再回眸,射日之征在即。
要论实力,四家联盟定稳操胜券,那温氏只靠家主温若寒一人绝不可妄想称霸修仙界。我与忘机并不急于灭门温氏,而是着力于寻找温晁的藏身之处。我与忘机清楚地知道,温氏之乱终究是温氏的直系血亲虐性成疾,并不打算滥杀无辜。但温氏灭门一事,却在所有人的默认下达成一种不可置否的默契。
说来还是不忍,可心中又的确燃烧着那份难以浇灭的炽热。忘机并不纠结,此次出行,他似乎把过多的心思放在了漂泊在九霄云外的……
“兄长,他会来。”
“忘机,你怎知魏……”
“他说了他会来。”忘机仍怔怔地盯着远方未曾回眸。
这些年来家事变迁,想必忘机与魏婴也有多年未见了。蓝家被迫自焚仙府,那么江家也一定不好过。兴许我还猜的到忘机定是又落寞了多年,但魏婴,我一无所知。
“忘机你去吧。”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向远方的那片红光,终不打算再耽搁。
“嗯。”
一片蓝光转瞬即逝。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