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陌墨漠默

【授权转载】这只汪叽不太冷(番外)

番外一 蓝家续烟火(上)
今夜睡得并不好,冒着很有可能触犯家规的危险,我硬着头皮答应了景仪与思追的夜猎邀请。
忘机自然一同前去。
为了增强景仪和思追的夜猎实练,我和忘机分别带领他们去怨气最深的地方寻找猎物。此刻已是戌时,我实则不想犯下一个家主违反家规的名号。可夜色越深,怨气越重,猎物也越来越具有挑战性。看着两个小家伙满脸兴奋又紧张的模样,我实在不忍心提前离开。
估计是我们四人阳气太重,与深夜飘散的阴气产生巨大的冲撞,一个足够满足他们好奇心的庞大猎物竟提前出现。不得不称赞,景仪与思追的实力日渐提高,我与忘机仅是站在二人身后辅助,不久便将它拿下。
几番周折,最终也算是在亥时前返回云深不知处。
转日,叔父不知为了什么要紧事,一大早便四处寻我。我总不好凌乱着仪态出现,简单的梳洗后,便一身轻装出现在叔父的卧室。
虽然我是蓝家家主,不需亲自上门,但叔父毕竟是长辈,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曦臣来晚了,不知叔父寻我何事。”可谓真是脸上笑眯眯,心里真的笑不出来啊。昨晚的夜猎并非耗费我几成灵力,只是最近频繁行路,不禁有些乏累。
叔父并未言语,只是盯着我的眼神中多了一丝狡黠。
我的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毕竟叔父一直
稳重大气,任谁也从未见过他这般神情。
“叔父?您找曦臣何事?”
见叔父许久不应答,我便有些心急了,不忍为之试探道。
“曦臣,你如今已是翩翩公子,品质尚佳,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之前我就想为你寻的一桩好亲事,可当时顾及你年龄尚小,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如今你已成年良久,是时候谈个婚事了。”
我已无暇察看叔父的神情,叔父的每一句话都让我的嘴角维持抽搐,我实在无法料到叔父一早将我寻来,是为了这等连我自己都不在意的“琐事”。
“为了蓝家的香火延续不断,我不得不将此事提前。昨日夜里我正与人约谈你的婚事,正以为你已入睡,便无从告知。无妨,为时不晚。”
叔父依旧慢条斯理地讲话说完,丝毫不觉我已呆若木鸡。
原来,昨日差点触犯家规的不止我与忘机,叔父也是如此。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夜猎未被叔父发现的原因罢。
可是……
“叔父,曦臣如今只想助蓝家重现光辉,并无杂念。忘机也适婚龄,叔父为何不替忘机寻来一位好仙子。”我依旧嘴角噙笑,还不忘将忘机坑上一把。叔父最近定是悠闲不少,想得前几年,他才无暇处理这等杂事。
“你不要与我提忘机……”
见叔父脸色越来越沉,我好似突然想起什么,一时后悔了方才所言……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