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陌墨漠默

【授权转载】这只汪叽不太冷(番外)

番外一 蓝家续烟火(下)
想必叔父定是又想起魏婴的种种恶习,难以启齿罢。
我已然是知晓忘机与魏婴定情一事,方才说出这般话,也是该罚。只是忘机已寻得归属,我便无什么理由再推脱。
“叔父,今忘机与魏婴已定情,怕是您也无法不忍痛割爱了。我便与您去,还请您不要再追究魏婴。”
自是无法拒绝了。也罢,本就是我说错了话,顺便还忘机一片安宁又何尝不好。
叔父见我答应,板正的脸色闪过波澜,想必定是认可了。
人称世家公子榜榜首的泽芜君万事不慌、波澜不惊,只怕是在这件事上一定要栽跟头了。说来真实,我实则没有过多接触女修,自然未曾享过美人之乐。最近家事繁重,更是彻夜难眠,叔父可甚是清闲,竟与我谈起这般。
“不知是哪家仙子,竟入了叔父的眼。”
我小心试探着,不想叔父竟觉得我此般询问定是有极大的兴趣,便滔滔不绝地与我讲述这女子的家世与经历。
我自是无心与叔父畅聊,脑里不断浮现各种推脱方式。我对叔父为我谈的婚约并不反感,毕竟也知叔父是为我着想。想必这位佳人也定秀外慧中,可我实则不愿用这种方式来命定情人。若是一眼无法相中,拒绝姑娘家怕是也会引起一场风雨。
世人皆称蓝氏双璧,一种颜色两段风姿。可在情感方面我却与忘机所见略同。我并不急于寻觅佳人,反而忠于默等有缘人。所谓兜兜转转总是缘,有缘之人必定不会擦肩溜走。如今忘机已寻得魏婴,他们的缘分定会永生永世,即使是久别多年,我仍坚信他们依旧藕断丝连,难忘故人。
我身边也曾拥有阿瑶的身影。
我与阿瑶便不得像忘机与魏婴那般悠闲,我们分别是蓝家与金家的家主,虽年纪尚小,可头顶的压力却重如磐石。直到阿瑶离世的最后一刻我才知晓,他终于不再拥有压力,他终于释怀。
罢了,往事不必再提……
我的思绪随着柳絮漫天飞舞,竟忘却我正赶往谈婚的路上。略带苦恼地仰面扶额,却不想竟被空中转瞬即逝的紫光夺去视线。浅浅地噙起嘴角,我的目光慢慢转移至前方柳荫下的佳丽身上。
那位佳人的倩影映在不远处的一池清潭上,粼粼水光轻轻晃动,仿佛在扭动她婀娜的身姿。
叔父望着那位姑娘止住脚步,示意我独自前行。我呆滞片刻,蓦然回首,面若桃花,如沐春风。
……
叔父仅是在远处静静观望,见我与姑娘聊得愉悦,便弃我远去。我的额角滑下一行汗丝,最近嘴角又抽搐得厉害,只怕是叔父会将我误会成情场老手罢。想到这里,我望着姑娘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无奈。
“蓝公子,怎么?”
姑娘软绵甜糯的嗓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连忙说了两句无妨,便开始聊些琐事。
方才叔父与我的交谈并未上心,以致姑娘的名字也不清晰,只好聊些饭后家常,便想匆匆结束。
“今日交谈才得知姑娘兰质蕙心,只罢蓝涣有些乏累,望日后再会。”
我与姑娘都不肯提起谈婚一事,怕是再聊也聊不出所以然。索性我……
“蓝公子可是看不上我?”
那姑娘瞬间变了嗓音,声音抬高了几度,气魄远不如之前那般柔和。
“呃……姑娘误…”
“大哥?你在后山做甚?”
魏婴熟悉的嗓音在空中响起,重新给予我喘气的机会。
魏婴的身后还跟着江宗主,想必刚才的紫光便是三毒出鞘。正时情况紧急,对面正在气头的姑娘也看不懂局势,我急忙冲魏婴使了个求助的眼神,希望他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
“哟,大哥这事在相亲吗?哇……这等美人…嗯…嗯?!”
魏婴自然是想戏弄我一般,我也经不起挑逗,此刻定是涨红了脸。江宗主见魏婴忙中添乱,便迅速捂住他的嘴。
对面的姑娘看着我们胡闹,一对柳眉瞬间杂糅,红润的嘴角也微微下撇。我没来及让姑娘开口,便一把勾住江宗主的后颈。江宗主正勒着魏婴,并无多余的手将我推开。看他也没有立即挣扎,我急忙开口道:
“姑娘,并非蓝涣看不上你,只罢我是个断袖,怕是无缘相守。”
说完这句话,我便是面红耳赤,不敢与她对视。
好不易才稳定下紧张的情绪,我一抬头,留在眼前的便只剩一道慌乱跑走的背影。
这次谈婚之事若是由这姑娘胡乱传出,世人怕是会对蓝家的雅正改观。这毕竟是我生来说出最轻狂最无礼的话,身为家主,我必自罚。
“哟,大哥,你与蓝湛要并称云梦收割机了?怎样江澄,我大哥还不赖吧。”
魏婴日后定是要嘲笑我良久,只望忘机不会知晓此事。迅速转过身,我向江宗主微微躬下身。
“冒犯了,江宗主。”
对面却是一片沉默……
再次向二人颔首,我便御剑飞向云深不知处的正堂。
空中风很大,却依旧掩不住脸上残余的红晕。
簌簌入耳的穿堂风,带来魏婴狂妄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澄你脸红了!!!”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