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陌墨漠默

【授权转载】这只汪叽不太冷

陈事—尘封3
后事我便不得知,只是忘机回来后脸色并不愉快。心头一热便是立即上前安慰,可我止住了停在半空中的手,最终笑着叹了口气。
“忘机,发生什么了吗?”
忘机没有抬头,目光依旧痴痴地停留在地板上。
“物是人非。”
忘机的嗓音听上去有些哑,却又不像是哭过的模样。脸上的寒霜像是褪去了些,留在眼底的却是一片难以言喻的哀思。
忘机不愿说,我也不会继续追问。只是我大概猜到是与魏婴有关。
而后才得知,忘机是见了修炼魔道的魏婴有些无从开口。魏婴自被温晁丢入乱葬岗,能活下来已是大幸。如若他不修炼魔道,与群尸为友,又怎能从乱葬岗站着走出。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兴许是我对魏婴的感情不如忘机,才能气定神闲地接受魏婴的改变。
即使忘机与魏婴如今同道殊途,我也坚信忘机不会遗弃故人,魏婴不会改变本性,那一冷一热的两个少年模样,终会重叠无差。
“忘机?讲点开心的事吧,魏婴有没有长高?”我依旧只是伏上他的肩膀,替他整理前额的碎发。
我并不担心他们之间会出现纠葛,怕只怕忘机的身体会日渐消损。
“高了。”淡淡地吐出两个字,眼前的忘机迷离着眼中那不堪一视的透明。许久未见,不曾想重逢之日却物是人非。我拍了拍忘机的后背,依旧是一棵挺拔的松柏。
……
射日之征大获全胜,温氏灭门,心中自是痛快。
魏婴依靠自学成才的魔道以一敌众,为云梦江氏增添不少伟绩。他只一脸毫不在意的狂笑,只是苦了身边默默无言的忘机。
添彩自然是好事,可忘机所想皆是从长计议。魏婴这般魔道自是无法长久,世人羡慕这怨气运用自如,也偏偏忌惮这歪魔邪道会吞噬自身。这些皆是常人所想到的表面现象,而修仙之人的想法也只有两种。
一,是像我与忘机这般不做出过多言论。坚守“虽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于情于理”。
二,则是赶尽杀绝。
四大世家近几年多半是重振家园,无时修仙,半路杀出个魏婴,定是让他们大吃一惊。蓝家自无恶意,大哥也自然仗义,偏偏只怕是兰陵金氏要无事生非了。
射日之征结束不久,又一场掀风揭雨的暴虐,即将为世人洗礼。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