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陌墨漠默

【授权转载】这只汪叽不太冷

陈事—终结1
忘机仍放心不下魏婴,便一早赶去云梦,生怕迟误。就连我也隐隐发觉,魏婴若再不回头,日后必定扰修仙界不得安宁。
可幸的是,此事还未惊动家中长辈。若是得知忘机与修邪之人纠缠不清,以叔父为首的长辈定要重罚忘机。蓝家也必定遭遇飞来横祸,即使著称仙门世家也于事无补。
虽然我身为蓝家家主,如已知此事,定要公事公办,但我同样也是忘机的兄长,岂能大义灭亲?
毕竟首次见忘机对一人如此坚守,这般执着。身为兄长,我又怎能作为最大的拦路石挡在他身前。
想必忘机此时已到达莲花坞,剩下的,我便爱莫能助。只愿忘机眼中不再空虚,即使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也罢。
已到了时辰去正堂做这几日的总结,正想着如何为忘机作缺席的借口,却迎面碰上叔父,隐隐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忘机没同你一起?”
省略了日常亲昵的称呼,叔父仿佛看出了我心中所惧。听闻这话我自是心中惭愧,但却毫不怯场,依旧舌灿莲花,笑吟吟地作答。
“忘机去看望远方的友人了,怕是今日无法出席。”
“自从认识魏婴,忘机也越来越无所事事。真是后悔当初让忘机与他接触。”
叔父长吁一口气,并未抬头看我。
只怕是我脸上的笑容更僵了。为了避免出现有关“魏婴”字眼的话题,我急忙拉着叔父进了正堂。
……
这几日的总结一共做了一个时辰左右,家中长辈们提出的质疑并未让我难堪,主要涉及射日之征后各个仙门世家日后打算等问题。不出我所料的是,果真有长辈提出魏婴修魔一事,我自是早做好准备回应。庆幸的是,只他一人在此方面有过多纠结,其余长辈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走出正堂大门,我便合上了双眼。近日家中事务繁忙,我的作息时间早已不符家规。赶上忘机出门,又怕叔父问起魏婴一事,最近的压力仿佛比云深不知处的主峰还要高上一层。
不知不觉走到静室前,盯着帘上纹丝不动的风铃,定睛一看,原来是忘机回来了。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