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陌墨漠默

【授权转载】这只汪叽不太冷

与共—坚守
后事我便不得知,只是听闻魏婴间接杀死了金子轩夫妇。而江姑娘的离去,也彻彻底底将魏婴激怒,这才造成血洗不夜天的惨况。
当时的魏婴,三年后从乱葬岗站着走出的魏婴,早已不是当年丰神俊朗的江家少年。正如忘机所料,修魔损身伤性。如今的魏婴怕是早已心神溃烂,不得自控。
魏婴自有他修魔的道理,他护每一个人都有他的理由。可谁又会知晓忘机的心意,知晓他那不肯开口的原因。
……
血洗不夜天,魏婴独自面对三千修士,故成重伤,而灵力几乎耗尽的忘机仍是硬撑着支起避尘御剑带走魏婴。
我也几乎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忘机远去的背影默默叹息。
不久后,我与叔父的灵力逐渐恢复,随后便急不可待地领着三十三位前辈齐寻忘机。
最终还是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了二人。
“魏婴,你好点了吗?”
“滚。”
“魏婴……不要修魔了。”
“滚。”
“魏婴……”
并不顾忌我们的到来,忘机正低声与魏婴说话,给魏婴输送灵力的双手也没有停下。
叔父果真要忘机作个解释,可忘机却说,没什么好解释的,就是这样。
站在身后的长辈见忘机明目张胆地救助魏婴,有些看不下去了。随后佩剑出鞘,直愣愣地向忘机刺去。
“不可!”
我嗔怒地瞪着那位长辈,朔月出鞘。
可那长辈的佩剑离忘机的脖颈只差几分距离,朔月仅仅击中它的剑柄,我瞬间呆滞。
不料忘机早已回首,避尘出鞘,流转着那不再清冽的蓝光,挡下这夺命一剑。
随后忘机站起身朝我们走来,微微颔首,向前一拜。
“失礼了。”
在长辈们毫无头绪的惊讶目光中,忘机背手把剑,避尘的剑刃充斥着冷艳的蓝光,寒气逼人。
忘机……忘机这是要攻击家中的长辈!
用他残弱的灵力,仅为了保护身后那隐隐闪动的红光!
首次挥剑,避尘潋滟,击退了十多名长老。
其余长老皆受了伤,仅有我与叔父还站在原地。对面的忘机更是不容乐观。
鲜血腐蚀着白襟,温润如玉的面庞像是苍老了十岁,身上不同程度的伤痕仿佛瞬间破裂。他支着避尘勉强站起,用那最后的力量,再挥剑!
忘机身后燃起蓝色的烈焰,避尘闪耀着夺目的光辉再次舞动。从剑柄至剑尖,一股浓郁的强大气息从忘机的指尖流过。那般气势,只可用视死如归来形容。
三十三名长老已全部被震出洞外,叔父也瘫倒在地。我虽未倒地,但也真实地感受到,这剑波的威力正如同忘机的决心般坚不可摧。
见长老与叔父全部倒下,避尘瞬间落地,忘机便沉沉地倒在地上。
我单膝在地,却也是动弹不得了。我慢慢向忘机那边挪动,他已然如一摊死灰。
“兄长,你也要阻拦我吗?”
忘机毫不设防地开口,倒是令我一惊。
“不会。”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
忘机自然动弹不得,我只好单手覆上忘机的前额,将身上残余的灵力全部送与他。
“兄长……多谢……”
“无需多礼,你合上眼,听我说。”
听着忘机哑哑的嗓音略带一丝哭腔,我便舍不得再让他说话了。
“忘机,魏公子已犯下大错,你便不要错上加错。打伤三十三名长老,你可知要受多大的惩罚。”
我有些无奈地望着忘机疲倦的眼帘,眼里尽是心疼与不舍。
“无妨。”
依旧是无妨……
我长吁了口气,加大的手上的力度,想让灵力输送得更快些。若是等到叔父他们醒来,便不妙了。
“叔父这边我来处理,你安置好魏公子后尽快返回姑苏。我自是无法在这里陪你了,若是实在伤重切忌逞强,发射信号弹我回来接你。”
我收了手,将忘机缓缓扶起。
“多谢兄长。”
“不必。”
……
见忘机已无大碍,我转身去扶起受伤的前辈。忘机背对着我,依旧没有杂余的动作。直到我将最后一位前辈带出洞外,忘机才稍稍抬起了头。
我站在洞外不肯离去,并不放心留忘机一人在此。还未等我有过多打算,忘机渐渐转过身,眼中闪烁着我从未见过温柔。
“魏婴,跟我姑苏吧……”
“那里有你喜欢的天子笑。”
“魏婴,你送的兔子我还在养……”
“滚。”
魏婴突然张口说了句“滚”,我和忘机都怔住了。
“魏婴,你醒了。”
“滚。”
“魏婴,你很好,你特别好,我不讨厌你。”
“滚。”
我心中好像漏掉一层薄薄的东西,听到这句“滚”,忘机眼中的温柔瞬间凝固。
滚……这是忘机说过的最粗鲁的话,今日却由魏婴对他说……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