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陌墨漠默

【授权转载】这只汪叽不太冷

与共—围剿
熊熊战火,从云梦延续到夷陵不曾间断。
各个仙门世家还未从射日之征的残亡中恢复,便急忙投身于乱葬岗围剿。
三月之间,夷陵已无夜灯渔火。
……
果真不出忘机所料,魏婴修邪,已过招摇。
就此刻而论,我与魏婴已被迫站在对立面。我身为蓝家家主,即使有身上再多羁绊,也大不可为了忘机的痴情白白牺牲蓝氏弟子。
面对魏婴,我是略带迁怒的。
兴许是因他修魔,天底下任何坏事都往他身上推,有些原因竟无聊到说魏婴看起来就是做了坏事的人。
而忘机又恰恰不喜假象与敷衍,加上与魏婴有些交情,定会想帮他澄清。
可我未曾想到的是,仅仅是年少轻狂的随意挑拨,竟敲碎了忘机心上的冰霜。
此刻我心中已是百感交集,五官扭曲,自然是没有什么好看的表情。我既感激魏婴给忘机带来欢乐与希望,又惧惮这份感情会让忘机败的五体投地。
在这刀光剑影的战场上,没有人会心平气和地与你谈论感情,更没有人像忘机这般将生死置之度外地赶来救你。
“哟,泽芜君也来了。蓝家不是一直中立吗?怎么,今日也想把我置于死地了?”
轻蔑的笑声从头顶传来,我望着魏婴挂在腰间的鬼笛陈情,竟有些出神。
“魏公子,修魔伤性。”
我没有作答,依旧保持着他口中蓝家人的“破涵养”。可魏婴说的的确不假,蓝家向来不偏不倚,从不惹是生非,在仙门百家中也素有佳名。
“到现在了还要劝我,你怕不是被蓝湛传染了吧。”
听闻魏婴对忘机这般评价,我瞬间目中结霜,微露愠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泽芜君你可真有意思,我说传染就传染啊,你和蓝湛现在简直一模一样。”
魏婴仍是咧着嘴笑,丝毫不在意我身后燃起狂躁的蓝光。
魏婴笑了一会,见我丝毫不为所动,便板起了脸郑重开口,并不想再做耽搁。
“泽芜君,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路。就此告别。”
“正有此意。”
幸好魏婴没有与我纠缠到底,不然我实则忍不住想将忘机为他做的一切都讲出来。
我隐隐替忘机感到遗憾,身后之人誓死相拼换来的暂时安全,竟让魏婴这般白白浪费了。
……
横笛一奏,信手一挥,召唤群尸如同驱策千军万马。一身黑袍,一只长笛,身后尸土一如呼风唤雨般袭来。
万千活尸中挺立着的黑衣青年,为了身后自己唯一的家,为了自己所谓的善恶是非,只身面对百家仙门,也毫不畏惧。哪怕辜负天下人,也不愿错我一人!
刹那,耳边又想起少年轻快稚嫩的嗓音……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我见诸君多有病,料诸君见我应如是!”
眼前漫天尸土中的青年仿佛与回忆中的少年重合,燃在身上的执着,竟让我仿佛看到了忘机的身影。
……
我大概明白了。
我大概明白了忘机的为何如此执着。
我大概明白了这个世间的善恶是非。
因为他们是一样的人!
在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在这个善恶不分枉称仙境的地狱,为了不被世人排挤,为了那脸上勉强挂着微笑的面具,已无人再去追究善恶。
更无人,去追溯犯恶的本源……
手中握紧朔月,眼中竟出奇的空洞……
“呵,你们倒是来得痛快。这世间的善恶,你们究竟懂得几分。”
魏婴鼎立在群尸之中,像极了万恶之首傲视群雄、睥睨苍穹之态。
“魏无羡!你不要再狡辩了!多少人身死你手,你竟还不知悔改!
“魏无羡,你还我爹娘的命来!”
“打败魔祖魏无羡!!”
一阵喧闹声中,青年仿佛并为所动,他依旧站在那污浊的邪风上,俯视众人。
“哈哈,我果然喜得一人为伍。”
干笑了两声,魏婴嘴角的笑意逐渐变得邪魅,眼中流转暗红色的微光。
一支支箭朝他袭来,一把把剑向他逼近,可青年眼中尽是笑意,那般无奈的笑中,我竟看出了几分疲惫。
十只手指灵活的抓住射向他的箭,左右躲闪着轻松地避开了刺向他的剑波,魏婴脸上依旧挂着的笑,竟恐怖如斯。
“我好累,快点结束吧。”
话毕,魏婴迅速抽出腰间的鬼笛陈情,放在嘴边,又是一首邪曲。
笛声一响,魏婴身后站起无数凶尸。那气吞如虎的仗势,仿佛唤起乱葬岗内所有的尸灵。刹那间,以鬼将军为首的凶尸抓狂着从风中奔来。
我方情况不容乐观,家中小辈已连连受伤,只有几位长老还硬撑着帮晚辈抵挡着凶尸残暴的攻击。凶尸自然是不知道疼的,他们如同狂风一般的暴虐,即将削弱我们最后的保护层。
“魏无羡!!”
不知是谁暴乱中怒吼了一声魏婴的名字,竟使得他眉间一颤,退后了半步。想必,又是一位难舍难分的故人吧……
此刻,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一名世家子弟精准地击中陈情的笛孔,那笛声瞬间变得聒噪,朝我们奔来的凶尸也瞬间止住了脚步。
魏婴先是一颤,吐了口血,紧接着拔出了刺中笛孔的箭。
“好吵……”
“不要闹了!不要说话了啊!”
“闭嘴啊!”
嘴中说着胡话,双手抱住脑袋一副痛苦的神情。
魏婴猝然跪在地上,双手随后紧紧捂住胸口,又是一口鲜血在地。
望着眼前跪倒在地生不如死的魏婴,我竟有些出神……
在我还未回神的刹那,一群声嘶力竭的吼声险些震破耳膜。
“啊!”
“魏无羡!!”
再次回眸,群尸身后的那一人竟已倒地。身边簇拥着黑灰相间的破碎魂魄,头顶的那一抹压抑的邪气仿佛正将他碎尸万段。这般模样,恐怕是传闻修魔中最易致死的反噬。
我怔在原地不肯挪步,始终不敢相信魔祖魏婴竟如此不堪一击。望着眼前身上满是红色窟窿的魏婴,我心中一寒。
众人见魏婴已死,丝毫没有留在原地的打算,便纷纷离去,脸上尽是欢愉。
“魔头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
众人皆豪爽地回首离去,我却高兴不起来。
望着遗留在地上的鬼笛陈情,心中竟想着如何与忘机开口。
在我刚做打算想将魏婴的遗物捡起之时,身旁却默默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云梦江氏的家主江晚吟。
他并没有顾及我的存在,像是没看到我般径直向前走去。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感觉到那魁梧的身躯正轻轻颤抖。最终他放下了手中的佩剑,跪在尸土中。
“魏无羡……你终于死了……
“我终于报仇了……然后呢……
“然后我就再也没有人可以倾诉了对吧……
“你少自以为是了,我早就说过……我早就说过你会因为你的自大后悔的……
“你后悔了吗……我后悔了啊……”
最终他呜咽到无法喘气,才站起身来,怀中紧紧地夹着魏婴的鬼笛陈情,生怕什么人将它夺去。
我并未上前,只是魏婴身死的那块尸土上,却已湿润。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