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陌墨漠默

【授权转载】这只汪叽不太冷

寻故—重逢
又是一年夜猎的好时节,我留在家中处理事务,只忘机一人陪同思追和景仪前往大梵山夜猎。
忘机等人留在大梵山夜宿,今日则依旧同往常那般清寂。
只是转日一早前山有些喧闹,便想着前去探望一番。并不是急于惩罚家中弟子,只是云深不知处多年清静,除了魏婴来学习的时日,已无热闹可寻。
“放我走吧!啊!我不要待在这里啊!”
循声望去,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子正抱着一头毛驴跪坐在地上哭喊。远处,忘机正向我走来,没有顾忌男子的叫喊。
那名男子见我走来连忙起身,刚想说些什么,却不想忘机冷眼瞟去,正是蓝家的禁言术。
“兄长可是又要去见敛芳尊?”
“正是。今日你难得带人回来,又这番高兴,须要好好待客,不可如此。”
我露那名男子出一抹温润的笑意,解开了忘机设下的禁言术。
随后我便去兰陵寻了阿瑶,一起商议下次金鳞台的清谈会。说是商谈会议,可我更愿与阿瑶聊些家常,说些倾心之事。
虽与阿瑶难舍难分,但我毕竟是家主,不得停留太久。于是与阿瑶辞别后,我便返回云深不知处,顺便想着问一下忘机带来的客人是何方人士,便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一到前山,我便寻来了思追。念着思追一直跟着忘机,对来人定也有所了解。
可还没来得及我问,思追便急忙开口,像是有一堆话想与我说。
“泽芜君,昨日的含光君甚是不同了。我想着您更了解含光君,便想说些事与您听。”
我微微点头,思追才继续说下去。
“昨日我与景仪等人帮莫家人除邪祟,却见凶尸相斗,今日来客莫公子出手救了我们。随后大梵山天女出现,他竟吹笛召唤出鬼将军再次相救。而后江宗主怀疑他是夷陵老祖夺舍,却被含光君救下了。”
“有何不妥?”
我对江宗主误认夷陵老祖夺舍已司空见惯,丝毫不觉有何特殊之处,便让思追继续讲下去,并未打扰。
“含光君是出了名的不与旁人接触,可莫公子再次将鬼将军驱走之时,含光君竟莫名握住了莫前辈的手腕,两人都未开口,只是眼中流转着我看不懂的光芒。”
思追虽话语激动了些,可神色未变,依旧恭恭敬敬地站好,将蓝家的雅正展现得甚是精彩。
可是……等等
江宗主误认魏婴我便无话可说,可忘机这般动作,怕不是也将思追口中的莫公子认成了魏婴?
天下会吹笛子的人不计胜数,可能召出鬼将军的又有几人……若是江宗主怀疑这位莫公子,想必已用紫电试探过了,而忘机今日将人带来,定已是过了紫电的考验。可光凭这些,便可以确定莫公子就是魏婴吗?
紫电向来没有失手过,可也从未抽出过魏婴的魂魄,可以确定的是,莫公子并未被夺舍。
冥冥之中,有两个字一直在我脑中徘徊,它们仿佛在提醒我……甚至是暗示我……
献舍!
我一惊,眼中瞬间无神,险些跌倒。
“泽芜君,您是怎么了?”
见我有些失神,思追连忙上前搀扶。若不是思追与我说这些,我怕是永远都不会相信魏婴有归来的一日。
“无事,忘机可是说了什么?”
“含光君的表情我自然看不出,但是他好像很乐意把莫前辈来回家。”
听闻此话,我已不再怀疑了。忘机对于魏婴,比我了解甚广。我有些抱歉地冲思追笑笑,转身御剑飞天。
悄悄在静室门前停下,我正想与忘机谈论此事,可静室的灯却亮着,室中已有客。
虽处静室,可房中之人说话声音甚大,我站在门前,听不到忘机的声音,却独独被莫公子的嗓音贯耳。
“忘机兄?含光君~”
“蓝二哥哥~我才不要下去。”
“既然你把我安排在这里,早就该料到会发生什么~”
像是习惯了蓝家弟子说话严肃端正的语气,对于莫公子软绵绵的声音,我竟不觉反感。
“哎哟!”
又是一声近似娇羞的喊叫,紧接着,静室灭了灯。
想着莫公子前一秒还与忘机对话,下一秒静室就灭了灯,他们……他们怕不是正在一张床上。
想到这里,我清晰地感觉的耳尖发热,脸颊也有了殷红的冲动。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