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陌墨漠默

【授权转载】这只汪叽不太冷【番外】

上一次发的错字啦所以重发,不要介意哈!

番外二 蓝家有郎初长成
自上次百凤山围猎不久后便发动乱葬岗围剿,仙门百家也是惨伤无数,因此,近些年来很少有人举办围猎等射杀活动。
近日兰陵金氏传言道,三天后要举办世家弟子文武比试,甚是隆重,望各家弟子踊跃参加,以相互切磋。
如今的金家家主是年龄尚小的金凌,自小没什么好友,又得好胜心强,举办这种活动也是自然合理。若是真如传言所说,这次的活动并不比围猎那般凶残,而蓝家弟子多年未遇热闹之事,何尝不让他们以切磋武功的形式来交上几位好友呢。
我便把这事说与了思追,让他将此事通报给蓝家上下有愿参赛的弟子。
几日后,忘机与魏婴等随我一齐陪同家中弟子来到兰陵参与比试。
这次活动并没有像温氏清谈会活动那般为弟子们准备特有的温氏服装,但金氏礼仪依旧得体,场面十分浩大。
金家家主金凌的身旁还站着江家家主江澄,果然已实在意料之中。若没有江宗主助力,仅仅十几岁的金凌又怎能撑得起这般场面。
金凌果然性急,还没说几句话,便匆匆宣布比试开始。想来也是豪爽痛快,座下皆是看不惯他的泛泛之辈,金凌又何必给他们好脸色。
只见金凌下了台,而江宗主依旧留在原地没有移步。魏婴见他这般严肃,刚想上前挑逗几句,便被忘机与江宗主两道燃着怒火的目光瞪了回去。
金凌不知何时站到了思追的身旁,看他脸色甚是慌张,却看不出到底是何等心情。怕不是想开口说些什么,可又被他傲娇的小脾气咽了回去?
见此状,思追与我不约而同地笑了笑,只觉眼前之人甚是可爱。
“金宗主,第一场要比什么?我们一起去吧。”
思追眯着眼冲金凌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而后者正盯着思追的脸面红耳赤,这是……
“比射箭。还有……叫什么金宗主,叫我金金金金金凌!”
金凌扭曲着两柳墨眉,虽语气急了些,却看不出有几分愠色。
“哈哈哈哈哈哈好呀,金金金金金凌。”
这时景仪又不知从哪蹦出来,学着金凌的样子扭了扭眉。
于是……还没等金凌爆发,思追就将将仍在调皮的景仪护在身后,这样看来,他们的关系可真是好啊。只希望日后他们长大了依旧能有这般爽朗的笑声吧。
玩闹了不久,众人期待的射箭比试终于拉开了帷幕。
要说起射箭,金家的小公子们可是技艺精湛。蓝家虽善修琴技,可射箭的能力也不比谁人差。这场比赛,应甚是精彩。
……
不远处,金凌与思追等人已准备就绪,正在试箭。只听江宗主一声令下,比赛,开始了。
思追还是一样的沉稳,并无操之过急之势,虽射的慢些,但每支箭都正中靶心。而身旁的金凌更是弦无虚发,速度与精准度兼备。
因金凌的速度比思追快了些,便有些心急想要去射思追左边的箭靶。可这时金凌的眼前仿佛被什么东西遮住了,背影显得有些急躁。
“蓝愿,你的抹额……”
原来是思追的抹额飘到了金凌的脸上。金凌正想说些什么,再扭头看思追,已是挪不开视线了。
即使蒙上金凌的双眼,我依旧坚信他能命中。果然,金凌没有打扰专心致志准备放箭的思追,而是同样拉弓,准备放箭。
只是,就在这一刹那,思追抹额的尾巴竟飘到了金凌的箭头上。
已经来不及了,箭已离弦!
于是,思追的抹额裹着金凌的箭射中了靶心。
抹额忽然从头上脱落,思追有些重心不稳,刚刚射出的箭仅仅打在靶的边缘。
“你……”
惊讶的不止思追,金凌也万万没想到抹额会盖住他的箭。这番场景,让我想起当年同是射箭比赛上,魏婴弄掉了忘机的抹额一事。只是魏婴并不懂得蓝家抹额的含义,可是金凌懂。
“那个……”
“金凌……我……”
“蓝愿!对不起!”
这时候金凌突然笔直地向思追鞠了一躬,动作十分不协调,引得我有些发笑。
两人面面相对,皆是红了耳根。
我走下观看台,捡了思追的抹额回来帮他带上。
可思追并不像忘机那年那般生气,更多的像是害羞……或是还有什么别的情愫。
见此状况这般尴尬,魏婴也从台上快步走下,揽着思追和金凌的肩膀,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嘿嘿,这就叫作一箭定情!”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