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陌墨漠默

【授权转载】这只汪叽不太冷

寻故—与你
大哥与阿瑶向来不合,这无需隐瞒。
就连当初射日之征后的结拜,都是我调解许久后大哥才勉强点头同意的。
对于阿瑶,大哥是丝毫不留情面的。在任何人面前,再不好听的话,他都敢加与阿瑶身上。
即使是在阿瑶的父亲金宗主面前,阿瑶依旧唯唯诺诺,不敢顶撞大哥。
无论阿瑶修得如何高的境界,站在如何高的地位,一句淡淡的“娼妓之子”,便总能让他跌落到无穷无尽的深渊。
大哥的脾气暴躁,可却粗中有细。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三人的关系甚是融洽,无一人能插入我们之间的感情,也无一人可以改变我们互相的信任。直至如今,依旧如此。可大哥却说,并没有谁去挑拨离间,即使使诈,也不会改变什么。可他看到的,却是阿瑶自己的背叛。是他,将口蜜腹剑这个词诠释得极美。
大哥一直坚信眼见为实,若是亲眼见证,他定不会再多费口舌或是浪费时间让阿瑶解释了。于是,大哥动了杀心。
聂家修刀,习武之人,最为在意的便是信任。战场上的背叛,暗里阴险的算计,对于大哥来说无非是致命的。可阿瑶却偏偏戳中了大哥的痛处,瞬间让大哥反目为仇。
大哥至死前,也不肯与阿瑶交好。也罢,毕竟我与大哥期盼的,都是当年的阿瑶,那个会察言观色、任劳任怨的孟瑶。
望着眼前的阿瑶,我甚是愧疚与自责。明明阿瑶也是可怜的,阿瑶也是无辜的。同辈数人,又有几人父母双全?头戴着那顶软纱罗乌帽,仿佛整个天都压在他头上。可他依旧笑着,像兰陵的金星雪浪,越开越盛。可即使是金星雪浪,也有花败的那天。
“二哥,当真怀疑我吗?”
在我面前,阿瑶却很少露出那种近乎邪魅的笑。他此刻看起来甚是疲惫,但眉间依旧挣扎着那一丝与生俱来的谨慎。
“阿瑶你知,如今所有证据都指向你,而我又绝不偏袒任何人,即使我不怀疑,你又如何给大家一个解释。”
“不,二哥你会偏袒我的。二哥是最疼阿瑶的。”
像是被戳穿心中所想,我面色一怔,竟有些不自然。
阿瑶说的没错,他再怎样犯下滔天大错,我也绝不忍心阿瑶一人承担,也绝不忍心他在我面前倒下。世人皆认为我雅正无私,可结局却终是涣散。第一次因忘机的缘故,我在公正与感情之间选择了默许忘机救下魏婴。我再也不想触碰底线了,倒不是不珍重与阿瑶的感情,而是,我再也不希望有人受伤了啊。
“阿瑶果真了解我。”
我笑了笑,眼中尽是无奈。我到底是怎样一个性格透明之人,竟能轻易让人看穿了思绪。
“可二哥却不了解阿瑶。”
阿瑶的嘴角又扬了起来,这是这抹笑意,却出奇的干净单纯。仿佛让我想起了当年的阿瑶,当年帮助过我的阿瑶……
“真是麻烦你了,我……”
“不必客气,我经常洗衣服的。”
我眼前的仿佛还是那个当年为我洗过衣服的阿瑶,因双手在水中浸泡的时间久了便肿胀了起来,可他却依旧笑着说“没关系”,随后又埋下头,额角滑落了几行汗丝。
“二哥又走神了,难道都不重视阿瑶了?”
阿瑶的嗓音很清脆,但因常年吞吐犹豫着说话,声音却也低沉了不少。这般相比当年雄厚些许的嗓音,已将我拉回了现实。
眼前的是金光瑶,不是孟瑶,可我却依旧真真地唤他“阿瑶”。
我自是相信人不会改变本性的,阿瑶也不会做出这么恶毒的事罢。可后来我才醒悟,断断是我这般的单纯与天真的幻想,害我坠入痛苦的深渊。
“阿瑶肯定很累吧。”
我并没有回答阿瑶的问题,而是重新开启了话题。我抬起眼帘,眼中充斥的怀疑更多地融化成了的心疼。
阿瑶一怔,随后依旧笑靥如花。我可是许久没见的阿瑶的脸色有所惊变的,如今我问他这话,想必已是直达阿瑶的内心残孔。
“二哥为何突然问起这个,身为家主,有谁不累呢?二哥不累吗?”
我摇了摇头。
“比起你,我轻松多了。”
“是吗?”
阿瑶脸上凝着少有的寒霜,那仿佛生下来就被固定扬起的嘴角,上扬的高度已至冰峰顶端。
“那二哥便留下来陪阿瑶吧。”
身后房门一关,屋中弥漫着寒气与黑暗,如凌迟般将我一点点吞噬。
等等,我刚才好像漏掉了什么。
“二哥却不了解阿瑶啊……”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