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陌墨漠默

【授权转载】这只汪叽不太冷

寻故—残怨1
芳菲殿乃是阿瑶的寝室,外人是不得轻易进入的。即使是我,也不可未经允许私自擅闯。我并不在意哪天能有幸能入得这芳菲殿,因为只要能与阿瑶同行,何处都无妨。
可如今,我竟阴差阳错地进了阿瑶的寝室,但室内的我与阿瑶,却不像我期待的那般欢愉地彻夜长谈。
阿瑶灭了灯,室内点燃的檀香腾起飘渺的白雾,整个芳菲殿被黑暗掩得扑朔迷离,朔月出鞘一寸,在流转的蓝色灵光中我微微能看清阿瑶的脸。
此刻阿瑶的脸上已写满了痛苦,眉间那点朱砂分外的血红,阿瑶颤抖着嘴角,一时竟未曾开口。
“阿瑶,那些都是你做的吗?”
见阿瑶久久未动,我便先开了口。
“二哥,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们已经追到这里来了,我的嫌疑,还不够大吗?”
阿瑶稍稍咧开嘴,露出一副我从未见过的虚伪模样。
“只要你说不是,我便护你。”
我不再维持那抹温润的笑意,目中定了神,严肃地望着阿瑶,多么希望他能亲口告诉我,说一句“不是他做的”。
“二哥,这些的确是我做的。”
在我心血澎湃即将就能想到为阿瑶开脱的借口时,阿瑶的一句话如利箭一般直入我的心口。他本人都毫不避讳地承认了,而我这个对外声称公正无私的二哥,却还为他坚守在底线!我踉跄着退步,惊觉地感受到眼前之人已不再单纯。
“好,阿瑶,我只问你一句。你为何这般怨恨大哥?”
此话刚出口,我便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阿瑶怨恨大哥,这种原因我已找不出第二条。
“呵,二哥,你也替大哥冤?”
阿瑶依旧笑着,胸前的金星雪浪仿佛绽得更艳了。
“我并非平白无故杀人,我杀的每一个人,都曾想要陷害我!二哥觉得大哥也很正直吗?”
“是,赤锋尊生得魁梧,一看就是大器之才,可我呢?我看起来就阴险狡诈是不是!我看起来就像个坏人!”
“我也恨啊!为什么我怎么做大哥都不满意,为什么都他怎么说不愿意留一点余地?二哥,我觉得我没做错!可是他们都看不上我!”
阿瑶越说越激动,眼中迸出两行热泪,胸前的金星雪浪被浸润,也暗了暗颜色。
“阿瑶,我从未这般想过你。”
眼前之人日前高挺的后脊却已弯下,我心中一颤,脑中竟回想起不久前我与忘机的对话……
那时魏婴正归来不久,我私下寻了忘机,想与他商讨如何安置魏婴一事,却不知如何谈起了阿瑶……
“忘机,我知你于魏婴之情就像我于敛芳尊之义,你可知,我与敛芳尊可是如何交好的?”
“兄长离家之时,敛芳尊曾助力。”
忘机淡淡地开口,说中了我心中的答案。
“正是如此。忘机当时正在温家,可是那时倾心魏公子?”
虽嘴上问着,可我心中却猜着不是。自除水行渊一事前后,忘机看魏婴的眼神便有些动情了。
“是,亦或是更早。”
果然,与我猜的无差。
忘机微微颔首,仅仅提起魏婴的名字,对面之人眼中却已是柔情。
“果然我与忘机是兄弟,竟这般相像。初见敛芳尊,我便感觉,缘分未断。”
“他是很好的人,就像魏公子那样。年龄小的时候天真烂漫,十分仗义,长大了之后啊,也能独撑一片天呐……”
“当时你说天下看来魏公子一身都是错,可是你认为他无错,他便无错。我与敛芳尊,这是这般。”
可如今呢……天下人看阿瑶遍身是错,我还能像忘机当年那般死命护着阿瑶吗?
如我所见,魏婴并未害过人,可阿瑶也是吗……阿瑶也都是无心的吗……
回想着当时我说与忘机的那番话,眼中竟也淌出了滚烫的泪水。
阿瑶,你知我为何唤你阿瑶吗?因为无论你是孟瑶还是金光瑶,你都是只是我眼中的阿瑶。不是大哥的部下孟瑶,不是金家家主金光瑶,甚至不是我梦中的阿瑶,你只是你自己啊……
我心中积攒着许多话想与阿瑶说,可最终还是藏在了心里。只是当时我不知,阿瑶一直等着那一句:
你只是你自己啊……
逐渐稳定了情绪,我再次缓缓开口,只是说出的话,并不是刚才所想。
“阿瑶,他们犯了错,惹了你,就一定要死吗?”
“若是有天二哥做了你不喜欢的事,你也要杀了二哥吗?”
我在暗影中隐隐看到阿瑶摇了摇头,眼中尽是绝望。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