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陌墨漠默

【授权转载】这只汪叽不太冷

寻故—觉醒
天暗了下来,屋外不知不觉下起了雨。我此刻有些神志不清,怔怔地盯着对面倒坐在地上的熟悉身影。
朔月的剑刃上淋满了鲜血,就连我的双手也沾了几滴血迹,望着眼前一摊殷红,我脑中竟划过阿瑶眉间朱砂的模样。
“二哥……”
身前传来一声疲惫的哀叹,却如一把利剑刺穿了我的脑壳,鲜血淋漓。
心脏仿佛要跳出胸口,我的呼吸声愈渐急促。是阿瑶吗?不是阿瑶吧。
稍稍恢复了清醒,对面倒在一滩血泊中的故人,正凄惨地冲我笑着。那般我日日夜夜都在回味的笑意,如今却在一片鲜血中败得从容。
我多么希望撞进眼中的,是自己流下的血。
“二哥,不要把我跟大哥一起下葬……我害怕啊…我害怕大哥啊…”
又是一声凄婉的哀嚎,我才定了定神,只觉眼中已是一片支离破碎,连阿瑶的身影都拼凑不起来了。
“阿瑶,阿瑶你在说什么,为什么要下葬?为什么你要下葬了?”
我依旧眼色迷离,并不知发生了何事。但看着阿瑶已是奄奄一息,我几乎吼着说完了整句话。
“二哥不知发生了何事?呵…二哥也太残忍了。”
阿瑶胸前的金星雪浪浸在一片湿润中,那眉心的一点朱砂,此刻甚是血红得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二哥,我杀了这么多人,却无一人是我在意的,我并不悔。可二哥你呢,你是在意阿瑶的吧,可你却亲手杀了阿瑶啊……”
我……亲手……杀了阿瑶?
我已无神去注意阿瑶的目色,只是颤抖着瘫倒在地。心脏仿佛锁在了冰山的巅峰之上,眼中却已是源源不断的两行热泪。
昨日还与我对峙振振有词的阿瑶,今日为何躺在这里?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哥,你已经不相信阿瑶了。阿瑶最后的光……也灭了啊。”
阿瑶的上身滑落到血中,脸上依旧挂着那灿耀眼的光芒。只是眉间的那点朱砂却不再血红了,哪怕是令人发指的可怕颜色,都不再有了……
“阿瑶!”
我用尽全身力气扑向阿瑶,扑向那滩血,扑向这个世界给我最后的温柔。
已经晚了……
阿瑶的笑容已凝固成冰,像刀绞一般刻在我的心上。我只觉眼中被什么东西刺痛了,越来越慌张的喘息,让我恢复了清醒。
“啊……啊……”
脑中一阵疼痛,接连不断的喘息让我有些缺氧。
身下明明是一层暖和的被褥,却让我惊觉背后甚是冰冷。
原来只是一场梦。
“原来只是一场梦。”
还好只是一场梦。
我将这话在脑中重复了三次,才敢颤抖着下床。若这种事真的发生了,我竟不知道如何承受。
穿好外衣,我抽出腰间的裂冰,心想着吹一段欢愉的曲调稳定心情。我的指腹在孔间辗转,可吹出的曲子无一不是悲惨凄凉。
这个梦,到底意味着什么……
深吸了一口气,我再次将指腹按在裂冰之上。脑中一直逼迫自己想着清心音的合奏曲调,往日安抚大哥戾气的清心音,如今竟用裂冰为自己作乐。
在清心音美妙婉转的安抚下,我也静下心来。只是再睁开眼时,眼前站着阿瑶。
“二哥,这般晚了,是姑苏蓝氏早已就寝的时间了。”
我见眼前站着的阿瑶,是那个完好无损的阿瑶,便稍微安下心来。
“的确如此,我这箫声实在影响休息,可是把阿瑶吵醒了?”
“二哥言重了,只是阿瑶一听二哥的箫声便觉得安心呢。只闻一耳,便知道是二哥。”
那定在脑海中凝固在阿瑶脸上的笑容,此刻竟又艳了几分。
“二哥睡不着,便陪阿瑶走走吧。”
还未来得及我回应,阿瑶的手便抻上了我的衣袖。今日的阿瑶,却有些让我不认识了。
昨日的事竟有些记不得了,只是我问完阿瑶几句话后,便觉得脑中一片疼痛,随后好像是半醒半睡着昏了过去。
不对,未到亥时,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提前一个时辰休息的。而昨夜又做了那般噩梦,这实在令人起疑。蓦然,脑中竟想起昨夜点着的檀香。
若是这香料选得不算上等,或者有意选择使人昏迷的香料,都会使我做出这般不正常的事来。只是唯一让我不得不打消怀疑念头的是,那檀香是放在阿瑶寝室中的。
“阿瑶,那檀香……”
我有些犹豫地开口,实在不愿再说出可能冤枉阿瑶的话了。自从上次从阿瑶的密室中找大哥的头颅之后,我便对阿瑶一直心存愧疚。
“二哥发现了?那二哥再看看,还能发现什么?”
阿瑶这番话实则出乎我的意料,正如一盆冷水浇在我紊乱不定的心上。
再次倒转体内的灵气来恢复稳定之时,却惊觉体内的灵气竟无法运转。
“你……阿瑶这是做甚。”
我目中微露愠色,气恼地盯着阿瑶。
“二哥醒得这般快,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了。二哥连睡着都在修炼吗?”
阿瑶依旧领着我向前走去,并未回头看我。只是我隐隐能看到,阿瑶矮小的肩头,竟稍稍有些颤抖。
“这样太慢了。”
阿瑶依旧没有理睬我,自顾自的一边说话一边御剑,随后拉着我一起飞行。
……
在空中飞行了许久,我们才落得地上。
眼前是一座观音庙,并不惊奇。只是在我眼中,这座观音庙仿佛蒙上一层灰土。
我一路上都在思考阿瑶为甚要封我灵力,为甚要让我昏迷,但最终我的思绪全都指向一个结果。
为了威胁忘机。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