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陌墨漠默

【授权转载】这只汪叽不太冷

特别篇—江澄视角
魏无羡死后的几天,我每日都会去乱葬岗看看。
怀里揣着他唯一留下的笛子,我跪在他消失的那抔尸土上,低声说着话。
也不知到底是他疯了,还是我疯了。
‘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也不差这一次。’
空中弥漫着呛鼻的恶心气味,却独独传来故人熟悉的嗓音。
就好像,他还在我身旁。
“魏无羡,我不想给你收尸了,你赶紧死……”
你赶紧死回来?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我连忙闭上嘴。
果然,事到如今我也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
“你赶紧回来吧……”
最终,我叹了一口气,微微低下眉眼。
我羡慕魏无羡的大义凛然,羡慕他有心气并且有能力救人于水火之中。若是羡慕久了,脑中也生嫉妒,可若是说起恨,却是我从没有想过的。
围剿乱葬岗一事,我实属冲动。也不知当时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冲昏头脑,只是单纯的想给自己的家破人亡找一个合适的迁怒理由。
于是,冲动过后,痛苦还是要自己承受。
嘴上不饶人,心也不恕己……
我跪在地上痴痴地望着眼前的一滩湿润,轻轻揉按着他留下的长笛,仿佛能触到他生前指间的温柔,脑中尽是故人的音容。
魏无羡“恶名远扬”,在我本以为无人会惦念他之时,身后竟察觉出一丝微弱的灵气。
回首望去,远处一人身着白衣,正踉跄着向前缓缓走来。见此状,我迅速御剑升空,不想让旁人瞧见我这副憔悴的模样。
我刚刚升空,仅仅维持着不让那人发现的高度。可再往身后望去,一道清冽的蓝光正以及其缓慢的速度向**近。
朔月!
原来是泽芜君蓝曦臣!
定睛一看,身下之人果然是他的弟弟蓝忘机。
急转剑脊,我加速了灵力输送,为了不让他们发现,我急忙朝另一片天飞去。
只是我这番动作还是发出了声响,恐怕是要被发现了。可是蓝曦臣的目光一刻都没有分给我,他也丝毫没有察觉我的存在。他紧紧盯着地上的蓝忘机,像是怕他随时消失一般,脸上尽是焦虑。
如此一来,倒也想的通了。
蓝忘机在众目睽睽之下救走了魏无羡之后,蓝家人肯定严惩不怠。而蓝曦臣却没有要下去的意思,想必也是只想在暗中保护。
幸好蓝曦臣没有多余的精力来观察四周,不然在这空彻的天上,我迟早要被发现。
说起蓝曦臣,还是要从三尊结义说起。
当时我才刚刚继承家主之位,江家又是差点被灭族,我杀心已燃,自然是无心再去顾及杀温狗之外的事。
只是后来才听闻,射日之征前后,聂家、金家与蓝家的家主结拜为义了。
后来族人也曾隐隐暗示我肯否与其余三大家族结义,只不过全都被我恶言拒绝了。
我这个人嘴里永远说不出好听的话来,也没人指望我会对谁温柔。因为我知道,我在乎的人,值得我温柔的人,已经全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我已经不再期待与人相守了。
等了一会,只见蓝忘机抱着一个孩子向姑苏方向走去,而蓝曦臣依旧默默跟在他身后的那片天上,眼中凝着我看不懂的东西。
之后的事,蓝曦臣已经全部忘记了。但我也不愿意再次提起,不愿让旁人知晓他脆弱的模样。
他目送蓝忘机进入姑苏城后,又折回夷陵,进了一家我常去的酒楼。
那时魏无羡消失了三个月,我也常常借酒消愁。平时我也经常喝酒,只是跟魏无羡在一起的时候,很少醉过。
这些年来,我越发的容易醉了……
蓝曦臣并没有点菜,只是低声与酒楼的小哥说着什么,随后便有两坛夷陵烈酒端上了桌。
夷陵的烈酒我是很少喝的,因为酒劲太强,没有什么酒量的人喝完一碗便会肺腑作痛。
之后,我做了一件自己到如今都匪夷所思的事。
我走近蓝曦臣的桌子,在他对面坐下。
他并没有睬我,只是径自倒了一碗酒,紧接着便端起入肚。
看他这副模样,我微微蹙眉,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忽然,他炽热的眸子突然望向我,拿了另一坛酒,倒了一碗给我。
“江宗主恕我无礼了,如今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冲我笑了笑,脸上闪烁着好看的绯红。
“蓝宗主客气了。”
我压着嗓子缓缓道。
“江宗主也念魏公子不是?”
听闻这话,我便是一惊。仿佛被戳中了心底所想,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
“我没……”
刚想嘴硬着将他敷衍过去,抬眸之时却发现眼前之人已趴在桌上,脸上尽是痛苦的表情。
蓝曦臣本是姑苏一璧,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而此刻他温润的脸上已布满红晕,湿润的嘴角竟出奇地向下撇去,颤抖的眉间写满了痛苦。
之前魏无羡不是没想过调戏蓝曦臣,只是他心思太纯洁了,说什么都能将你笼罩在一片只属于他的白光之下。
看着眼前人这般模样,我咽了口口水,竟觉得有些迷人。
“江宗主,你也是舍不得魏公子的……”
“我看到了,你把他的笛子拿走了……”
在我沉浸在他诱人的面孔之时,蓝曦臣突然含糊着说出话来,便是让我心头一惊,第一反应便是撇过头。
只是他好像并没有睁眼,也难受到睁不开眼,一直迷离着说着话,却是我从未见过的模样。
“你累了吧……”
“你还要等多久啊……”
听到这话,我目中划过一丝转瞬即逝的错愕,也不知他为何会说出这种话。
可最后想想也是于情于理,像泽芜君这样雅正之人,来到酒楼也只能是消愁,可我们并不熟悉,他为何要与我说这些事。
可我最终还是将目光留在这抹明亮的皓月之上,见他从未皱起的眉间,此刻却写满了疲惫。
“你总是不说,我也无从知晓你在想什么。”
“你一直都是这样……”
话毕,蓝曦臣整个人都瘫在桌子上不省人事,只留下我眼中颤抖着一滩坚忍了许久的透明。
许久,望着他散乱的三千青丝,我心中隐隐作痛。平日这般精致的人,如今却丝毫不在意自己坚守的雅正。自第一次见他,我就无法想到他温润的脸上何时才会露出不快的神色。
“蓝曦臣,为什么你懂……”
“因为……因为我是你……”
还未将话说完,眼前之人显然已是撑不住了。看着桌上依旧沉甸甸的酒坛,我才醒悟他的酒量原来那么差,可却偏偏点了最烈的酒。
我眼中已是支离破碎,也不知道究竟在纠结着什么。只是看着他这副痛苦的模样,我实在是于心不忍。
我轻轻揽过他的肩膀,让他靠在我的肩膀上。只是下一秒我便觉得有些后悔,蓝曦臣的头很重,像是装了很多东西。
“你一难受,我也不好过了……”
身旁之人模糊地吐出几个字,我听得不太清,但还是隐隐知道,他是懂我的。
“知道了,唠叨死了。”
我撇过头不去看他,揽着他肩头的手又紧了紧。
只是独独没有听到那句。
“忘机,你等多久,兄长都陪你。”

评论(11)

热度(23)